最先起火的1号仓库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   张泽君20岁,江西南昌人,右安门中队特勤班副班长。2011年12月份入伍,2012年4月进入右安门中队。此次是其第三次参加扑灭大火,也是最大的一次。

      杨硕22岁,江宿迁人,右安门中队消防战士。2014年9月入伍,今年1月26日到右安门中队,刚结束新兵集训,此次是他的消防首战。

      今年年初以来,铁锋区不少居民家中的电线月上旬,家住齐市铁锋区的退休工人王大爷像往常一样到网通去缴纳上个月的住宅电话费。工作人员在键盘上敲打了一阵后,报出了一个168声讯台的费用。“我家没有拨打声讯台啊?”

      前天下午2时30分许,大红门西路一木材厂库房发生火灾。昨天下午5点半左右,火灾余烟被基本熄灭,11名消防员受伤。而仓库所属公司的职员反映,库区长期存在吸烟、电动车违规充电等火灾隐患。

      昨天,京华时报记者走访部分商户、附近居民和消防战士,还原此次大红门库房火灾的发生和救援过程。

      前天下午2时30分许,大红门西路一木材厂库房发生火灾。消防部门共出动12个中队、56辆消防车前往灭火,另有3台挖掘机、30辆环卫洒水车参与救援。现场过火面积约1500平方米。仓库内没有人员被困受伤。

      丰台区消防支队表示,大火燃烧了5个小时后被控制,晚上10点多,火势被彻底扑灭。之后,消防员开始清理现场,防止复燃。昨天下午两点多,在奋战了24小时以后,大部分消防官兵才陆续撤离。现场还留有3个中队的几十名官兵负责清理现场、防止复燃的工作,另有部分消防官兵进入现场调查火灾原因和损失。

      截至昨天下午,失火的1号仓库已经完全坍塌,火灾现场已无明火,但一直有余烟冒出,消防员坚持在现场扑救,避免复燃。两辆挖掘机在现场清理彩钢板,同时有十多辆翻斗车来到现场拉走清理下来的黑色残渣。下午5点半左右,事发地开始下雨,借助雨势,余烟被消防员基本扑灭。

      古井贡酒年份原浆2018全国围棋团体锦标赛6月15日在无锡华美达广场酒店激战第4轮。摄影:李新舟

      据央视新闻官方微博报道,截至昨天下午两点,120急救中心在现场共救治消防员11人,分别为烧烫伤、肢体外伤和气体中毒。

      昨晚,丰台区公安消防支队由支队党委成员带队,防火监督处组织42名监督员成立21个检查小组对大红门地区开展地毯式夜间突击检查行动。

      检查期间,各检查组对被检查单位的消防安全工作、值班领导、安全管理人、中控室值班员逐级岗位责任制落实情况以及消防管理制度制定、层级责任落实、领导带班值守、群防群治力量看护、设施器材维护保养、安全出口及疏散通道、中控室人员值班值守、突发事件应急疏散等进行详细检查。

      昨天上午,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和失火仓库的商户进入火灾现场定损。商户陈女士幸运地从废墟中拣出几十箱运动鞋,叫来三轮车不断往外运。陈女士说,这些鞋因为长期泡过水,很难再按照市场价格出卖。只能当做废旧物品卖尽量挽回一些损失。陈女士说,她因为火灾一共损失了400多万,但是已经算是少的了,据说有的商户损失了一千多万。

      记者从仓库内人员处获得一份单据,上面显示共有26位投保人,保额从100万到800万不等,租户多来自大红门鞋城、鑫海和方仕鞋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具体的赔偿方案和金额有待确定。

      曾经在北京市木材厂有限责任公司上班的朱先生介绍,北京市木材厂有限责任公司是北京金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属于国企。近年来由于工厂的产量大幅下降,产品装不满仓库。因此西侧的部分仓库租给了一家经营鞋类的企业。

      朱先生说,每个仓库有1000多平米,又分为很多小块的区域,每个区域都由简单的铁丝网和木板相隔。因为仓库之前是为了存放木材设计的,所以通风条件都很好。“一旦一个地方着火,会迅速蔓延到其他的地方。因此库区内是严禁烟火的。”

      在未着火的东侧库区上班的许女士说,西侧库区管理很混乱,吸烟很常见。很多仓库私拉电线,在仓库里面给电动车充电,还曾经发生过电动车电瓶自燃起火的事故。

      昨天,记者走访了事发地附近的两个小区,不少居民反映,前天大火产生的浓烟让他们现在还感到不舒服。

      居民宋女士说,从前天晚上开始,她和女儿就感到喉咙不适,吞咽时很疼。昨天上午,母女俩到医院检查发现,两人均为扁桃体肿大、发炎。医生认为病情和吸入大量浓烟中的有害气体有关。宋女士说,她居住的单元楼有五六家的居民也出现了咽喉肿痛的症状。

      6月30日下午2时30分许,北京市公安消防支队右安门中队(以下简称右安门中队)响起刺耳的警铃声,喇叭里传来“一号、二号、三号车增援大红门”的播报。右安门中队特勤班副班长张泽君立即跑往车库,20秒内换上作业服,和蒋守震上了一号车。一分钟内,3辆消防车鸣着警笛向大红门库房火灾现场驰去。下午3时,3辆消防车抵达火场。他们的任务是扑灭4号仓库的大火。

      “火是从北侧的1号仓库蔓延过来的,当时黑烟有六七层楼高,好几公里外都能看到。”张泽君说,“我们进入仓库后啥也看不到,都是黑烟。”

      起火的4号仓库长200米,宽约50米,里面囤积的全是木材,已经开始燃烧,张泽君几人的任务就是打湿木材,严防火势蔓延。“我们拿着水枪打湿木头,往里深入了有100多米,烟很大,烤得慌,水枪基本没有效果,”张泽君说,后来一号车班长石玉彬开始架设移动水炮。

      “扑救的前一个多小时,压不住、浇不灭,只能是控制。”张泽君说,当时唯一的目标就是必须堵截住火势,“石玉斌当时安排我们几个绕到起火木材后面灭火,我们抱着高压水枪站在木材与大火中间灭火。”

      “水压太大了,我和二号车班长姚宁去换他(张泽君)时,感觉他的手已经僵了,”蒋守震称,他进入后用水枪打了有40分钟。

      当日下午5时许,4号木材库房蔓延火势终于得到控制。随后,张泽君、杨硕及蒋守震等又被调往1号仓库攻坚。当时火势已有3栋楼高。现场调来3辆挖掘机,开始将已经燃烧坍塌的1号仓库顶棚及四壁挖起,再配以水枪灭火。此时,3人的空气呼吸器已经用尽。

      打水,一直打水,从东打到西,火被打灭了,然后又复燃起来,“火太大了,一直到晚上9点多钟,我们才往前走了不到30米,”杨硕说。

      杨硕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火势烤得身上难受,眼睛熏得睁不开了,晚上10点多钟时,感觉很恶心,开始呕吐,感觉筋疲力尽,”杨硕喊了句,“我不行了”,然后直接昏倒在地上。

      昏倒后的杨硕被抬上急救车。苏醒后,他发现自己正在吸氧,“医生说我呼吸道灼伤,烟雾中有毒气,”直至昨晚,杨硕还是感觉头痛,晕得想吐。

      最先起火的1号仓库被烧成了一片废墟,现场全是各种各样被烧坏的鞋子,空气中混着着胶皮、木头、彩钢板等各种气味,“让人嗓子疼痛、酸辣难忍,呼吸起来非常痛苦。”蒋守震说。

      北京市公安消防支队右安门中队副中队长房晨何绍,此次火灾之所以扑救时间长、多名消防员受伤,主要是由于火灾的面积大、火点多、可燃物多,且火势难以控制、复燃几率大。现场地形复杂、空气中含毒,还有就是仓库的彩钢板,15到20分钟就会烧塌,容易伤人。这些都增加了扑救难度。另外,起火时是风往北刮,若风往南刮,南侧有多个乙炔装置,真的后果不堪设想。目前,还有消防官兵在现场排查,但已经没有复燃等问题了。

      央视新闻:【大红门木材厂火灾已致11名消防员受伤】昨晚19时46分,明火被扑灭,过火面积1500平米,目前现场已进入破拆扫尾阶段。(央视记者余静英)关键词:大红门,消防员,受伤,烧烫伤,央视新闻

      昨天下午14时34分,北京市大红门木材厂库房失火,过火面积达到1500平方米。昨晚19时46分,明火被扑灭,没有人员被困伤亡。

      起火库房一墙之外的十多米处有四排平房,它们原是大红门木材厂宿舍,现在作为民居区居住着近百户居民。起火库房一墙之外的十多米处有四排平房,它们原是大红门木材厂宿舍,现在作为民居区居住着近百户居民。